上課坐不住?學生自由選擇「彈性座椅」反而更專心

在我們的認知裡,孩子在學校上課時,得安穩地坐在課桌椅上,專心聽老師講課或低頭寫功課才合乎規範,但每個人的學生時期,總會遇上某些同學,上課時「坐立不安」,得不停扭動身體、轉筆或抖腳,而難道要求這些坐不住的學生符合普遍規範,遵循靜態模式坐在座位上,就真的能對他們的學習帶來幫助嗎?

在美國一所位於南達科他州的小學 Harvey Dunn Elementary School 裡,一年級導師 Sheremy Haas 改變教學環境與態度,拿掉傳統的課桌椅並嘗試一種全新的上課模式——讓學生自由選擇「座椅」,舉凡搖搖椅 wobble chairs、瑜珈球、放置地面上的坐墊、類似捲線軸形狀的硬塑膠椅,都能是學生的座椅。

既然孩子不能選擇要不要上課,至少能讓他們針對自己的需求,挑選最適合的座椅

因此 Haas 讓學生先嘗試各種不同類型的座椅,最後再選出最能自己專心學習的一種,而在這選擇的過程中,學生也能為學著為自己的學習模式負責。話雖如此,當孩子的學習狀況不佳時,老師還是隨時會針對這種彈性座位模式喊停,但目前的試驗發現,學生在課堂上的參與度更高了。

同樣採取這種教學模式的 Haas 同事、二年級導師 Kelly Allen,每年都會與學生制定「彈性座位合約」,合約中明定,雖然學生擁有自由選擇最能專心學習的座位的權利,但當學生的學習受到座位干擾時,Allen 隨時都能替學生選擇更適合的座位。

Haas 認為,假如要讓孩子在上課時,參與度更高且更自動自發地學習,不該只是一味的要求他們遵循普遍對於上課的靜態規範,而是尋求方法來「滿足學生的需求」。當學生好動的需求被滿足後,自然能將注意力與精神更集中在課堂與學習上,且這對於無法集中精神、或患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的學生來說,更是如此。

美國《異態兒童心理學期刊》(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在 2015 年 4 月時,曾刊出一篇名為〈ADHD 過動:損害缺陷或補償行為?〉的研究,發表該研究的密西西比大學(University of Mississippi)醫學研究中心學者 Dustin Sarver 發現,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兒童在動態狀態下,學習表現反而更佳,他認為,ADHD 兒童的「動態」能幫助他們增加認知的敏捷度,假如告訴這些兒童得維持靜態模式,他們會將注意力放在該如何遵循靜態規範上,因而無法將精神集中於學習上。

這種教學方法的改變,也同樣發生在台東縣的一座國小。台東縣鹿野鄉永安國小四年級導師盧慶文也嘗試讓孩子拋開傳統的上課座椅,改坐健身球,以訓練學生的專注力與自制力。

除了健身球或瑜珈球等座椅,美國也有老師讓孩子利用站立型桌椅來站著上課,或是在座位下安裝腳踏板,讓孩子能一邊踩踏發洩精力、一邊學習,而這些方法經過一段時間的實驗後,都有顯著的成效,能讓學生注意力更集中。

傳統的坐定學習或許是適合大多數孩子的學習規範,但對那些無法維持靜態的孩子來說,或許反而是抑制學習效果的反效規則,以學生的不同特質來選擇最適合的學習模式,這不也是「因材施教」的另一種教育體現嗎?

原文在此

(Photo Credit:woodleywonderworks )

哲學思考有助提升數學與語文能力

台灣大多數父母,只要經濟情況許可,無不投入大量資源提升孩子的學業表現,於是國文、數學、英文、自然等科目樣樣補習找家教。

但近期英國非營利組織EEF的研究報告指出,若想提升學童的數學與英語文能力,相較於增加教學時數,帶領孩子學習另一個看似毫不相關的冷門學科- 哲學,將可帶來更大的益處。

思辨過程中的推論、系統性歸納與發問,有助孩子的邏輯訓練。與其賣力揮汗拉著孩子在學習歷程上前進,或許可靜心思考這些學習的本質來自哪些基本能力的培樣。

英國非營利組織EEF研究報告指出,在英國,9-10歲的學童參加每週一次的哲學課程,經過一年後這些學童的數學與讀寫能力明顯提升,特別是在學習落後的孩子身上可看到更加顯著的進步。

在名為「孩子的哲思」 (Philosophy For Children)計畫中,每週有來自英國國內48所學校3000多名學童參加,討論真實、正義、友誼以及知識等概念,活動中學同會經歷沈思、發問、提問反饋以及建構在他人思緒與想法上的發展延伸。

即便這場活動並非為了提升學童的讀寫或數理能力,但參與的學童在接受等同一般課程延長兩個月的教學後所進行的測驗時,數學與閱讀科目都獲得進步。由於家庭背景導致學習落後的學童,更展現了大幅的提升,閱讀能力的進步等同於四個月、數學能力等同三個月、作文能力等同兩個月的教導。而參與活動的教師也認同「孩子的哲思」計畫對於學童的自信以及傾聽他人的能力帶來正面影響。

非營利組織EEF成立目的在於縮短家庭收入與孩童學業成就間的差距。EEF測試哲學科目涉入的效果,該試驗採用與用藥測試相同的隨機對照試驗。

在此計畫中,22間學校作為對照組,而另外26間學校施行每週40分鐘的哲學課程。測試期間研究人員嘗試維持這些學校的運作表現一致,包含每間學校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學生可以擁有免費午餐,且大部分學生的課業表現平均低於所屬年級學童的學習表現。

哲學課程帶來的益處達兩年之久,在課程結束後,接受哲學課程的學生表現持續超前對照組的學生。EEF執行長Kevan Collins表示,參與哲學課程的學童獲得了全新的思考方式,並學會如何自我表達,知道如何邏輯性的思考且加以連結其他想法。

其實,英國並非第一個試行學童哲學課程的國家,「孩子的哲思」計畫早在1970年代由紐澤西的Matthew Lippman教授發起,目的在於透過哲學性的對話教導思考能力。1992年SAPERE於英國創立,並學習該套方式,目前「孩子的哲思」已在全球超過60個國家的學校中試行。

SAPERE的計畫並非專注於像柏拉圖或者康德這類哲學大師的作品,而是透過閱讀故事、詩詞,甚至是電影片段來討論哲學議題。目的在於協助學童推論、系統性歸納與發問,參與具架構性的對談內容,並進一步發展辯論。

原文在此

(Photo Credit: Noa Strupler)